她,黄埔军校毕业的女政委,被鬼子杀害,不死能成首位开国女中将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安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青大教务
阅读模式

1924年6月,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支持下,孙中山先生在广州的黄埔岛上,毅然创办了一所新型的革命军事学校——陆军军官学校,那就是中国近代鼎鼎大名的黄埔军校。 这所学校的宗旨是以孙中山的革命思想为指导,意在培养杰出的军事人才,在后来的发展中,也确实证实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

因此,人家称,黄埔军校是中国近代军事人才的摇篮,在及其困难的条件下,在极短的时间内,培养造就了一大批改变中国命运的政治军事人才,堪称世界教育的伟大奇迹。 据统计,来自黄埔教官或黄埔学员,至少有三位成为新中国的副主席,共和国10大元帅有5位出自黄埔;10位大将有3位出自黄埔;1955年首批上将,有9位出自黄埔。还有众多的共和国开国中将、少将。在国民党中就更多,其政权的主要成员均与黄埔有关,“黄埔系”是国民党军政系统最强大的势力,国民党内被授予上将军衔的黄埔学员就有40多人。

然而,大家以为黄埔军校是男人的天下,其实不然,在黄埔军校的历史上,也招收过一批女生,在我党的历史上,黄埔培养了一批出类拔萃的巾帼英雄,后来由于蒋介石在上海背叛革命后,汪精卫在武汉也背叛革命,宁汉两股反革命势力合流,革命形势急转直下这批黄埔女生队被迫提前毕业。

大革命时期黄埔军校女生队,历史虽然是短暂的,但为我党却造就了赵一曼、胡筠、游曦等一大批巾帼英雄,为中国革命事业作出很大的贡献,而且它的诞生书写了中国现代女兵史的第一页,这无论在军事史还是妇女史都堪称一个变革。

这些黄埔女学员分别来自全国各地,但以湖南、湖北和四川人居多。她们当中有的是在校大学生,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学生。女学员中未婚者占绝大多数,但也有少数已婚者,还有的已经当了妈妈,有的还缠过足。从出身、年龄、文化程度、政治面貌来看,大都参差不齐,基本上是“爱国有心,知识不足”。其当时当兵的动机大多是为了脱离封建家庭的压迫,找寻新出路。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又名李一超,人称李姐。四川省宜宾县白花镇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抗日民族英雄,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

1927年2月12日,武汉分校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赵一曼同男生一样,着深灰色制式军装,留着短发,紧束着腰带,戴着军帽,打着绑腿,并肩站立,飒爽英姿,显得格外精神。

与男学员装束不同的是:她打黑色绑腿,军服双袖缀上红色字母“W”标记,并配发短枪。军校纪律严格、节奏紧张,军号一响,马上起床、穿衣、梳洗,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犹如“豆腐块”,摆在木板床中央,10分钟收拾完毕后进行操练。

在校学习期间,早上5时半起床,直到晚上9时半睡觉,每天8堂课,中途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其课程主要分为军事和政治两大类。军事课主要有步兵操典、射击训练,还到蛇山“打野外”进行实地军事演习等,军事操练相当艰苦,以致于有些女学员操练完上楼时提不起脚来,一些年龄偏小的女学员还累得哭了鼻子;政治课内容相当丰富,有三民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克思的《资本论》等。

赵一曼在黄埔军校毕业,就立即投身革命斗争,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她调到东北,先后担任沈阳工厂中领导工人斗争、满洲总工会秘书,组织部长、哈尔滨总工会代理书记,区委书记,后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

1935年11月,在与日军作战中,赵一曼为掩护部队腿部负伤后在昏迷中被俘。日军为了从赵一曼口中获取到有价值的情报,找了一名军医对其腿伤进行了简单治疗后,连夜对其进行了审讯。在狱中,日本人动用酷刑,她没有吐露任何信息。赵一曼忍着伤痛怒斥日军侵略中国以来的各种的罪行。日军见赵一曼不肯屈服,使用马鞭狠戳其腿部伤口。身负重伤的赵一曼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人保卫民族的决心,痛的几次昏了过去,仍坚贞不屈说:“我的目的,我的主义,我的信念,就是反满抗日。”没说出一字有关抗联的情况。

1935年赵一曼腿部伤势严重,生命垂危,日军为得到重要口供,将她送到哈尔滨市立医院进行监视治疗。赵一曼在住院期间,利用各种机会向看守她的警察董宪勋与女护士韩勇义进行反日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受到教育的两人决定帮助赵一曼逃离日军魔掌。

1936年,赵一曼在奔往抗日游击区的途中不幸被日军追上,再次落入日军的手里。赵一曼被带回哈尔滨后,日本军警对她进行了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等酷刑。但她始终坚贞不屈,没有吐露任何实情。日军知道从赵一曼的口中得不到有用的情报,决定把她送回珠河县处死“示众”。

日军将她押往珠河,将其绑在大车上,在珠河县城“游街示众”。此时,赵一曼牺牲之前,面对敌人的屠刀,她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年仅31岁。

这位黄埔军校的唯一一批女学员,以自己崇高的革命志向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为今天的广大女性树立了榜样,要是不英年早逝的话,以她这个时期都是团政委,而且又是黄埔军校毕业的资历,1955年共和国评军衔的时候,说不定能评上唯一的一位开国女中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