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文明的概念:了解,阐释和翻译特色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安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青大教务
阅读模式

2018年12月11日下午,由北京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及北京大学人文学部主办,北京大学出版社和《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杂志协办的“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系列讲座”第五十二讲在中文系举行。此次讲座由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索嘉威教授主讲,北京大学出版社张冰老师主持,题目为“异域文明的概念: 了解,阐释和翻译特色”。

索嘉威(Aleksandr Storozhuk)为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SPSU)教授,中文系主任。圣彼得堡大学文学博士,圣彼得堡汉学家协会主席,圣彼得堡俄中友协主席,欧洲汉学会理事,国际汉语桥比赛评委(2012)。学术研究领域为中国古典文学,中国哲学及宗教,民俗宗教,中国书法、传统文化等。出版学术论文(著)90余篇(部),并翻译多部唐代诗歌等中国古典作品。主要著作为《汉字学入门》《三教与中国文化:儒佛道在唐代的艺术创作》《元稹:唐代诗人的生活与创作》《中国冥界的鬼神》《东方学导论》《中国文学史》《东方诗学与美学》《东方语翻译言语训练基础》等。在俄罗斯广播电台,电视台举办中国文学及文化史讲座。

索嘉威教授

讲座伊始,索嘉威教授针对日常事物的定义向在座听众提出疑问,并展开互动式的讨论。他提到,人们认为“桌子”是理所当然的概念,却无法确切阐释它的概念及独特性,这缘于“桌子”的概念实际上并不存在,是人在心理上赋予它一个既定的概念而产生框架,桌子的存在取决于是否符合人对它的定义。人普遍对事物皆有一个心理框架,然而人与人之间的框架皆有所不同,人在培养建构对事物的框架的过程中,常常忽略思考日常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事物的定义,同时又“安慰”自己了解这个世界,对此,索嘉威教授连结到人的自身文化及异域文明之间的关系,提出四点加以说明:

第一点,不同文明之间对事物的定义必然存在差异,他举出两种谜底皆为月亮、却源自不同国家的谜语:分别是哈萨克斯坦的“白色的老头不会吸烟”及俄罗斯的“房子上面挂着一块面包”。传统谜语是无法参照及回答的。谜语目的不是测量聪明人聪明与否,而是用于测定人彼此对事物的概念是否相同,然而,对事物概念是既定而无法改变的。

第二点,人的眼睛有“盲点”,无论是否亲眼见到事物,一旦大脑感知到事物的存在,人便会将事物视为可见的及理所当然的,然而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正是一个人的盲点。

第三点,一个相同的事物在不同人的口中表达方式各异,他以语言为例,外语学习者说话的节律在发音、声调和停顿点皆和母语者不同,即使外语学习者熟悉语言的发音规则,但是既定的发音位置是无法改变的。

第四点,人讨论同样的问题时,彼此心里的感觉及认知便有所不同,甚至很难描写自己的认知。他以人表达颜色的歧异性,举出在北极生活的人不仅对“白色”没有概念,也无法表达“白色”。他提出尽管人眼可以分辨600万种颜色,人脑的“盲点”不使人看见颜色的不同,以致人在语言上无法精确表达每一颜色,例如:牙齿不应是“变白”,而是牙齿变成“另一种颜色”。

索嘉威教授归结出,每个事物的文化背景不同,在交流的过程中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而产生障碍,如何以这个文化背景的观点描写及解释异域文化背景的事物则是翻译最大的问题。索嘉威教授进一步说明“东方”的词义概念,它并非体现东方国家的文化,更多的是体现异国情调的一种概念。在当时不仅中国、印度、阿拉伯,就连埃及、摩洛哥也被称为东方,“东方”是一个只存于心中的文化概念,并不存乎于实体,而类似的概念及文明的事实即是翻译过程中必须面临的一项难题。

有几项事物在翻译后便失去原意,如19世纪流行于西方国家的中国风(chinoiserie)与实际真正的中国风格大相径庭,瑜伽(yoga)这项被视为时尚的运动,在印度则是不分贵贱,人人皆会祈祷及与存于心中的众神的一种交流方法。又如《天方夜谭》里的阿拉丁实为发生在中国的故事,芭蕾舞剧《胡桃夹子》也不是体现中国文化的艺术,而流行于19世纪末的芭蕾舞剧《舞姬》实际上与印度文化几乎没有关系。

“伟大的作品是没办法被译成外文,如莎士比亚的诗歌”,接着索嘉威教授朗诵《Now theHungry Lion Roars》并与在座听众一起将诗文翻译成中文,借此他提出诗中有许多含义是源自于该文明的节律,然而原文的诗歌节律与中文的节律不同,许多意境便在翻译的过程中被消磨掉了。他进一步提出诸如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诗集《乌鸦》中的“Nevermore!”及李白《静夜思》的诗句都难以被翻译成另一个语言。

讲座合影

最后索嘉威教授向在座听众阐释,许多读者对于异域文明并不熟悉,翻译的首要目的便是“引起读者的兴趣”,接着是阐释原文,细致分析文本结构。他进一步说道,文明的进步应与翻译建立桥梁,以引起读者对异域文明的兴趣。在了解异域文明的过程中,读者能窥见异域文明的盲点,并从中认识及破解自身文化的盲点,最后找到异域文明的节律及文明运动的规律性,并突破及消除两方的盲点。“进入异域文明是一辈子的学习过程”,索嘉威教授总结道,盲点不是无法被掌握的,而是人不去尝试了解盲点的存在。

讲座最后,索嘉威教授针对如何在异域及自身文化寻求中间点并使读者引起兴趣,中国的文学作品在俄罗斯的翻译及接受情况以及中国人对俄罗斯宗教的盲点与在场听众展开讨论。

本期编辑

谢云开

北大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公众号

(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秘书处)

比较所30岁啦

微信号:pkuiclcc30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