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秒 | 泰安守油兵:坚守12年,他是大山的守护神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安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青大教务
阅读模式 01:53

齐鲁网泰安2月3日讯 一座大山,一个岗楼,一份责任,便撑起了杨晓京12年的坚守。

“没有大山,就没有我们。”在杨晓京的心里,守护大山是职责所在,更是一种信仰。

在鲁中的深山中,有一群同杨晓京一样的战士驻扎在这里,他们不惧困难,不畏艰险,关键时刻总能挺身而出,更多时候则是默默守望。

他们,是百姓的捍卫者,亦是大山的守护神。

父亲的嘱托

2007年11月,一批新兵被分配到了武警山东总队泰安支队执勤二中队。队伍里,刚满19岁的杨晓京跟着成群的队伍来到中队营地——位于泰安某处的深山中。

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19岁的杨晓京对未来部队的生活一片憧憬。

回想起几个月前,因为考试成绩连续“滑铁卢”,父亲似乎对杨晓京慢慢失去了耐心。从小对学习不感兴趣的杨晓京也琢磨是不是应该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不料此举却引发父亲的反对。

“俺不是块学习的料,为啥还不让俺出去闯闯?”杨晓京心中不解。

“闯当然可以,但你还太年轻!”杨父有自己的打算,“不然你就当兵去,到部队锻炼锻炼。”

杨晓京似乎对父亲为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并不排斥。

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当兵的愿望,“不当兵后悔一辈子!”热爱运动的杨晓京更不例外。

就这样,带着父亲的嘱托和期盼,杨晓京踏上了漫漫从军路。

只是没想到这条路,一走便走了12年。

初遇

1月30日,记者初见杨晓京时,只觉他身材魁梧、体格健硕,交谈时声音浑厚有力,举止间不落军人风度。

如今的杨晓京不觉已从军12载。这漫长的岁月里,杨晓京一直驻守在这座深山中,担负着国家某油库的安全守卫任务。

和他交谈得知,杨晓京和其他战友共八人驻守在离中队一公里外的深山里。每天的任务便是执勤,执勤时需要登上高数米的岗楼,佩上枪械站在仅能容纳一双脚的红色区域内,这一站就是两个小时。

第一次“夜勤”

执勤中队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执勤。

经过半个月前的岗前培训,再加上老兵带了一周岗,杨晓京终于要开始自己单独执勤。

而第一次夜间执勤让杨晓京至今难忘。

“在第一次值夜前,我都没睡好觉。因为还没经历过,脑子里就会反反复复一直想这件事。”杨晓京说道。

只记得那是深夜,杨晓京颤巍巍地爬上岗楼,在爬到一半时,杨晓京还特意回头望望,虽是漆黑一片,但没有动静就能得到一丝心安。

和战士交接完后,杨晓京真的只剩下“一个人”来面对接下来的两个小时。

大山深夜里,没有一丝灯火光亮。虽然要求执勤必须集中注意力,不得有半点松懈。可初次值夜勤的杨晓京到底心里还是犯了怵。

时间在慢慢推移,由于没有光亮,杨晓京也看不清是几点。

“这两个小时过得也太慢了吧。”他心里慢慢思忖。

万籁俱寂,岗楼下稍一有动静,杨晓京的耳朵就能听到声响。此时的杨晓京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跳动……

好在最后平安无事,一次普通的执勤在杨晓京看来就像历经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站军姿2个小时纹丝不动,可他的脑海中却有千军万马在奔腾。

换下岗的杨晓京终于长舒一口气。

“军中之母”

2010年3月,杨晓京成为了班长。两年多的部队生活让他成长为一名有责任心、有担当的武警战士。

如今杨晓京驻守的岗楼营地,已经具备了较为完整且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可在2016年前,山里的生活可是另外一番模样。

夏天时蚊虫多,每次晚上执勤,哨兵头上一直有蚊子盘旋。在行走时更要注意道路上,可能有蝎子爬在路中间;

冬天的深山中,气温比市区低好几度,战士们休息时要铺几床被褥,在被上还要盖着大衣。

遇上暴风雪天气,从队部打回来的饭菜还会冻上冰碴,战士们吃不上热乎饭。

纵然深山艰苦,战士们却依然坚守在那里。

“自从来到深山执勤点,我就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杨晓京表情很是坚定。

那几年里,杨晓京带着战士们苦中取乐。为了防止水管被冻坏,杨晓京与战士们砖砌一个平台,加上保温管与棉花,保证再冷的天也有水用;

训练之余,杨晓京还与战士们除草开垦,在美化环境的同时还会种植一些蔬菜;

秋季,杨晓京会带着战士们到山上采撷“婆婆丁”和“穿景龙”等中草药,可以用来治疗上火和扭伤……

在杨晓京的带领下,战士们的日常生活变得丰富起来。

长征路

从队部到杨晓京驻守的营地,一共1.6公里。

短短的1.6公里,杨晓京与战士们每天却要走3次来回。

久而久之,这段路程成为战士们心中的“长征路”。

在记者来到泰安的第二天,天空下起了雪。

临近中午,因为要赶去执勤。杨班长以及几名战士步行这条“长征路”,从队部前往营地。

雪地因为周遭施工建设有些崎岖,结冰的路面更是打滑,极为难走。而如此严寒的天气他们竟仅身着单薄的军装,步履更是铿锵而坚定。

12年的坚守让杨晓京变得沉稳。而再有1年,已过而立的杨晓京就要退役了。

原本今年春节轮休的他临时作出决定,要在部队上同战士们过完这最后一年。

“这是我刚做的决定,虽然会对不起我的妻儿,但是最后一年我还是想和战士们一起过。因为,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了……”

尾音

采访最后,我问:“到底是什么让您在这深山中坚守12年?”

杨晓京笑了笑,犹豫了一会告诉我:“这座山就是我的信仰。守山就是我的职责。没有山,也就没有我们。”

文末彩蛋

采访的最后,记者了解到当前杨班长带的这一茬兵有的00后,再大的不过才20出头,他们或初入军营,或即将面临军旅生涯的第一次选择.......文章的最后,听听他们的新年愿望吧。

闪电新闻记者 王安琪 李昊 泰安报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