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有群孩子身穿广州一中、真光中学校服?!荔湾教育扶贫背后是一个个孩子的人生转折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安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青大教务
阅读模式

黎声强,16岁,广州市第一中学高一(14)班学生,家在连州西岸镇奎池村的他今年8月底来到广州,与29位家乡学子一起开启在省城的求学之路。没有连州第二中学“广州一中实验班”的开设,黎声强的规划里就不会有来广州读高中这个选项。

胡文婷,16岁,连州市保安镇黄村一个七口之家的长女,刚进入连州市一家职业中专就读。父亲艰难养育兄弟姐妹五人,胡家贫困到房间装不起窗户。幸有广州荔湾区对口帮扶清远连州市及下辖35条贫困村,驻村扶贫干部帮她排忧解难,这位农家女孩的求学之路才得以继续。

赵宋羽,10岁,连州市瑶安民族学校四年级学生,12月25日,她和伙伴一起在2019清港澳台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周上展示广东省级非遗项目高台小长鼓舞。得益于荔湾支持连州乡镇和校园小长鼓舞文化建设的经费,此前从未上过任何才艺班的她,登上了这么大的舞台。

两地校际合作开班,帮助贫寒学子,推进乡村学校文化品牌建设……2016年,荔湾对口帮扶清远连州及下辖35条相对贫困村,这是教育扶贫的具体举措。“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即将跨入2020年,记者深入走访荔湾连州两地,看到一个个孩子的求学路、人生路发生转折,也更深切感受到,教育扶贫对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意义深远。

走访贫困户:

“感谢政策好,咬咬牙,读出来一个是一个”

连州市保安镇黄村的胡文婷家是村里垫底的贫困户:一家七口5个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的4岁,母亲身体不好留在家中,一家全靠年过五旬的父亲打散工过活。

黄村驻村第一书记、来自荔湾区南源街的扶贫干部董战胜告诉记者,胡家原先住的是危房,危到裂缝可以插得进手,全家人挤在一楼一间房里,得益于危房改造项目,胡家的危房被修缮好还加盖了两层。尽管如此,他们有史以来最宽敞的房子,楼梯没有浇筑水泥扶手,用破门板替代,二楼的房间也没有安玻璃窗。

这几天天冷,妈妈邝桂兰连续几天夜里起来给孩子们加被子。楼上厕所没有门窗,因此两间房给胡文婷和三个妹妹睡,房间没有玻璃窗,这几天董战胜正寻思着帮忙解决,只能先挂上窗帘挡一挡,冬天夜里的风灌进来还是有些冷。邝桂兰指着家里相对体面的家当逐一介绍,窗帘是别人送的,床是孩子姑姑资助的……至于孩子们穿的,大都是亲戚朋友和好心人给的旧衣服。为了省钱,“学校不硬性要求买的都不买” 是邝桂兰的持家原则。说起小女儿为全班只有自己没有校服大哭一场的事,她有些哽咽,“对不起孩子”。

胡家是因学致贫,胡文婷刚进入连州一家职业中专就读幼师专业,三个妹妹分别在读初二、小学五年级、小学一年级。尽管妹妹都在义务教育阶段,但学杂费加起来并不少,几十、一两百、大几百……几张要钱的手时不时齐齐伸出来,让父亲胡任康每月3000元的收入捉襟见肘,这种收入还极不稳定。家中幼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却因交不起每年3000元的学费待在家中。在这样的家庭,胡文婷初三毕业后本该走上打工养家的道路。

每年3000元的助学金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据悉,广东省对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予以每年5000元的补贴,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小学、初中、高中及中专学生予以每年3000元的补贴。胡文婷的学费这才有了着落,但是住宿、吃饭等生活费仍要家里承担。供长女上中专、供幼子上幼儿园只能二选一,胡任康选择了前者。读书机会来之不易,胡文婷很是珍惜,她甚至自责“为什么初三没有好好读书考上高中”。

像胡文婷这样的贫寒学子还有很多。据统计,2016年度,88位连州市35条省定相对贫困村在校贫困大学生获助44万元,2017年度是77人38.5万元,2018年度达110人55万元,也就是说3年里有275名大学生在资助下继续学业。

如今,胡家每年有12000元荔湾产业扶贫项目分红、约3000元的分散养殖项目资助,也有董战胜为他们申请的每年约20000元的低保金,在今年连州市组织的万小企帮扶万农户活动中,胡任康得到了1万元资助,生活有了较大改善。不过,近几年内,胡家只有1个劳动力,增收空间并不大,可预见的是,随着孩子的成长,教育支出会持续增加。教育扶贫周期很长,董战胜正盘算在争取尽可能多的扶持下为他们找到社会爱心力量。

被问到新年愿望时,这一家谁都答不上来,一直以来一个难题解决了,又有新的难题摆在他们眼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听说记者要给他们拍从未拍过的全家福,孩子们都提早放学回家,一家人对着镜头许下“身体健康、好好读书”的心愿。“感谢政策这么好,咬咬牙,读出来一个是一个。” 胡任康盼望女儿不再走自己的老路,用知识改变命运,有机会也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换句话说,就是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走访校际合作:

连州二中开 “广州一中班” 连州中学设“真光班”

助学只是教育扶贫的一个方面,荔湾135所学校、18个教育集团中与清远的中小学校全面展开结对帮扶。其中,荔湾区及广州市第一中学(广州一中)对连州二中展开强力帮扶,两校联合开办的实验班已初显成效,成为广清教育扶贫的一张名片。

首创招收连州学子来广州就读高中

广州一中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一中和连州二中在2014 年结对,2015 年起连州二中每届开办两个“广州一中实验班”(“一中班”),每班40人,按照广州一中教学模式,统一校服,统一学号,统一教案,统一进度,统一测试,统一评价。先是九大科老师一起每月去一周连州支教,现调整为九科老师分四周前往,每批两三名,三年来,广州一中共派出各学科骨干教师约 230 人次到连州二中支教,通过交流授课、教学观摩、评课议课等形式,将广州一中先进教学理念、方法引入连州二中。

2016年,广州一中首创持续性更强、更有力度的做法,每年招收30名连州二中高一学生,直接到一中就读。该负责人说,一开始连州学生有各种各样的顾虑,30个名额只招到27个。“学生学籍在连州二中,不存在掐尖一说。”他强调,是出于真真切切教育帮扶的心,想让贫困地区的学生有机会享受省城优质的教育资源。

广州一中高一(14)班的黎声强来自最新一届“一中班”,30名连州学生和20名广州学生组成了这个班。16岁的他来自连州市西岸镇奎池村,他自己要来广州读书的,因为觉得资源不一样、见识广一些。黎声强在广州4个多月,没有一开始的不适,总而言之就是“囧事很多,开心事更多”。他发现这里的老师更能发散、扩展地教学,同学们的英语词汇量丰富到让他有压力。黎声强喜欢历史,周末会出去走走增长见识,黄埔军校、陈家祠、广东省博物馆、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是他爱去的地方。每个周末,他会打电话给家乡的奶奶,报告学习生活情况,并给妹妹辅导功课。黎声强说,自己想家,但想考个好大学,困难都可以克服。在海珠区打工的爸妈期望黎声强未来去大企业、赚大钱,而黎声强却想当语文老师,他想把对激励过自己的老师的教学风格传递给连州的孩子。不过,还在纠结高二分班选科偏文还是偏理的他颇为成熟,认为这要看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一中班”就像一颗火种

据悉,首届广州“一中班”今年毕业,27人中26人考上本科,5人上高优线,包括暨南大学、华南农业大学等名校,打破连州二中上高优线 “零记录”。据连州二中教研处主任廖小慧介绍,连州二中的师资和生源素质一直以来偏薄弱,比如今年高一招收的是当地中考1300多名开外的学生,高考成绩长期平平。在两校合作的带动下,17年8个、 18年21个、19年61个,历年高考考上本科的二中学生越来越多。也有人质疑,广州“一中班”的开设只是“输血”,并没有“造血”。廖小慧拿出一个数据反驳:19年61个考上本科的学生里26个来自广州“一中班”,其他35名都出在连州“一中班”、普通班以及艺术特长班。其中,连州二中艺术特色班有40%的本科录取率。

湟川河畔,连州二中景色宜人,书声琅琅。廖小慧远眺校园感慨,“一中班”就像一颗火种——前来支教的老师传递了优秀的教学理念、良好的工作作风;广州“一中班”的优秀成绩提高了学校的声誉,如今生源质量为历届最好;连州“一中班”的示范作用也带动了整个学校校风学风的好转。此外,实验班被列为两地对口帮扶重点建设项目后,荔湾区投入专项帮扶资金近500万元,用于实验班办学经费、校园硬件改善、校园文化建设及奖教奖学,陈列着师生绘画作品的艺术展厅、为解决生活用水不足而开凿的水井,都是因这笔经费才建成。

2018年,广州的百年老校真光中学与连州中学也展开了实验班合作。连州中学副校长何珍介绍,学校开设两个班,每个班级40人,这80名学生均为连州当地中考前200名。荔湾区按照每年130万元的标准将“真光班”的日常运转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基于此前“实验班”的成功范例,广州市对口帮扶清远指挥部也对专门拨款50万元用于支持“真光班”的建设。

连州中学是百年老校,其校址所在地是千年前“诗豪”刘禹锡办学兴教之地,底蕴深厚,生源质量佳,但与广州真光中学比仍有差距。据悉,连州“真光班”的九大科老师每个学期都会到广州学习。教学队伍在成长,管理水平在提高,何珍认为这是长长久久的收获。“真光班”高二(8)学生邓水森感受更深的是真光的校园文化,他指着身上的真光校服自豪地说,“你看,我们高二年级叫‘晓社’。”

走访校园品牌建设:

乡村学校鼓舞飞扬 非遗传承班孩子登上大舞台

如果说将优质教育资源引入连州,是为弥补贫困地区教育资源短板,促进教育公平,那么培育学校特色,促进内涵发展,则是提升教育质量的重要手段。荔湾中小学校在“一校一品”建设上,百花齐放,各有特色,而在连州的乡村学校在美育工作、校园品牌建设上仍相对滞后。

记者来到位于山脚的瑶安民族学校,这里有近1/3的孩子来自瑶族,校园硬件完备,具备较好的校园文化建设基础。2012年学校就建有乡村学校少年宫,平时孩子们可以学习本地的竹杠舞、小长鼓舞。高台小长鼓舞是深受连州过山瑶喜爱的舞蹈,被列入广东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人们常见的排瑶长鼓舞不同,过山瑶的小长鼓舞是在高台(方桌)上跳,推泥、种柱、剪刀架、冲天打鼓等动作模拟当地生产生活风情,十分具有地方特色。

2018年,荔湾区扶贫干部钟聘枝在担任连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期间,了解到这一地方特色,与连州教育、文化部门工作人员多次深入调研后,先后帮助落实25万元资金支持当地乡镇与学校高台小长鼓舞文化建设,3万元的文化专项资金用来给瑶安民族学校的孩子们购买服装、道具、音响等装备。这几年来,高台小长鼓舞省级非遗传承人、年过六旬的赵新花会定期到瑶安民族学校义务授课,2018年学校传承班挂牌以来,她来的频次越来越多,孩子们学舞的课时也越来越稳定,而以前她在相隔20多公里远的盘石里村有个传承基地,来学校较少,一个月并没有多少节课。

学校副校长陈建华介绍,传承班不收费,只招收30名学生,星期二到星期四放学上课。10岁的赵宋羽是学校四年级学生,10月来零基础的她学习了12套动作,离36套动作还有差距。 此前为了准备12月25日的2019清港澳台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周上的表演,她和23名小伙伴每天都在练习。她说,父母未给她报过任何才艺兴趣班,喜欢在学校学舞蹈。对于 在清远国际会展中心大礼堂舞台上表演和外出交流的经历,她十分难忘,“认识了外面的小朋友,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吴多、缪璟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莫伟浓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 莫伟浓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叶碧君

[ 编辑: gzck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