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毛大庆:曾患抑郁症,五年前辞去万科高管,优客工场今欲上市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安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青大教务
阅读模式

采访整理 / 田晏林

编辑 / 李霂轶

毛大庆好像始终在光环之下,拥趸众多。创业的四年间,也是联合办公崛起和调整的四年间,优客工场是少有的不断上升的企业。质疑也存在:赚不赚钱?为什么上市?是不是个人IP带来的企业发展?毛大庆是过程论者,回答真诚,“没有人随随便便成功。”

进入天命之年的毛大庆,无论是跑步的速度还是创业的热情,丝毫不亚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与在地产圈时的装扮不同,现在的他更习惯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搭配潮流小白鞋出现在公开场合。如果遇到演讲,他便戴上一副圆形金属镜框,造型时尚感很足。

短短4年时间,他创立的优客工场,截至今年6月30日,共覆盖包括中国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以及新加坡和纽约在内的44个城市,管理逾200个联合办公空间(其中包含7个联营办公空间),被誉为中国共享办公行业首个独角兽。

然而自去年开始,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联合办公行业遭遇资本寒冬,企业出现了大规模的整合和消亡。业内传得沸沸扬扬的优客工场上市计划似乎也被迫搁置。

转身后的毛大庆,尽管看上去日子过得更有弹性了,但作为一名创业者,事实上他的使命让他一刻都不敢真正放松。

毛大庆有个习惯,每到年底都会给自己做个评估。这份评估跟工作无关,而是将这一年来所做的事跟上一年做对比。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10多年。毛大庆告诉AI财经社,“只要这一年里,有一两件事是我之前从来没干过的,我认为这一年就非常值得。”

毛大庆喜欢以过程论人生,从来不做特别长远的计划。他经常跟员工讲,不要设定远大的理想,不要想成为马云、王石这样的人,只要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不断地审视下一个时间段比现在这个时间段有了什么进步,坚持长期去做,就会发生质变。

AI财经社=AI

毛大庆=MDQ

关于上市,不予置评

AI: 很多联合办公品牌反映,行业尚没有比较清晰的盈利模式,目前优客工场的盈利状况如何?

MDQ: 目前公司处在一个良好的上升阶段,一切运转都在按部就班,并向着更好的预期进行。

AI: 优客工场自成立以来提出过许多概念,哪些是未来真正会坚持、长期往下做的事?

MDQ: 优客工场创立近5年,我们能确定的是,我们一直在扎扎实实地做事。我们从来不会向受众传递仅限于概念性的信息,所有概念的背后,都有一个非常真实的,你可以感知到的实际业务。

长期看来,迄今为止我们做的所有努力,就是想让我们的用户、也就是入驻优客工场的创业企业和创新者变得更好,让他们和我们一道,共同创造最大的价值。

AI: 今年恰逢资本寒冬,很多联合办公企业不好做,优客工场是否也感受到压力?具体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们是怎么渡过的?

MDQ: 资本寒冬,所有人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但压力是考验一个人、一个团队和一家企业真正实力的最好方式。在我们空间里的企业,有一两个人的初创团队,也有跨国集团的中国分支机构,还有中国互联网新贵的核心团队,所以我们可以最近距离感知到经济对于企业经营带来的最直观影响。从优客工场的经营过程中,我们应对压力的唯一方式就是做好自己,是要做到最好。

AI: 你曾跟我们说,“融资的目的是为了更大的发展,但如果是为了续命,就非常危险。证明企业自我造血能力不足,越融资越对钱有依赖感,就跟吸白粉一样。”你认为优客工场的造血能力来自哪里?

MDQ: 融资大概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烧钱式融资,另一种是成长式融资。对于第一种融资方式,中国消费者在前几年都亲身体会过,毋庸多言。而第二种融资,则是企业成长的有益补充。你在看到优客工场融资的轮次和额度的同时,也应看到优客工场从零开始,到今天的整体规模和覆盖,还有对于中国办公体系的革新。

AI: 一些业内人觉得优客工场的成功,有一半是因为有像你这样的明星创业者,本身就有很多先天优势。比如在资金上没太发过愁。你觉得这种评价中肯吗?

MDQ: 套用一句歌词: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AI: 2018年,你曾说“公司一年内就将实现盈利,预计将在今年或者明年年初上市,地点是香港和上海二选一。”不过,最近外媒报道称,优客工场原定于今年11月的赴美上市计划已延期至2020年。目前上市准备的如何了?

MDQ: 我不予置评。

创业四年,我如履薄冰

AI: 十年前,在加入万科之前,你曾有过很深的顾虑。一方面既喜欢万科这个企业,但另一方面又割舍不掉培养了自己15年的老东家凯德。这是很多职业经理人在换工作的时候都会遇到的问题。当你成为企业创始人后,如何看待高管离职?今年上半年,前总裁孙霞离职时你有没有和她聊过?

MDQ: 每个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应该有着清晰的判断,这也与其职业经历、人生履历有很大关系。

AI: 优客工场员工现在有700多人,平均年龄不到32岁。与在房企的状态相比,你更喜欢和年轻人交流吗?

MDQ: 我们的员工是以90后为主。和他们相处时没有任何年代障碍,感觉自己也会变得很年轻,用他们喜欢的交流方式和新潮词,了解最新的时尚趋势,人的生理年龄是没法改变的,但心理年龄是决定一个人状态的最重要因素。

AI: 你在选人和看人方面有什么样的个人喜好和特点?

MDQ: 一个人首先要诚实,其次要有责任感。有了这两点,才能再考察他其它的优点。这是我在用人上的原则。

AI: 从职业经理人到企业创始人,你自身最显著的变化是什么?

MDQ: 就是开车和坐车的区别,或者是水手和船长的区别。身为职业经理人,责任感主要是针对雇主和用户,对于创业者,要考虑的事更多,要照顾到的人更多,员工、投资人、用户、市场环境和宏观经济。

AI: 从商业角度看,创业的过程和结果哪个更重要?如果一段时间内,企业看不到结果,你会产生担忧情绪吗?

MDQ: 创业的开始是不可能知道结果的。虽然每个人对结果都有一个好期待,但做一家真正有情怀的企业,是不会有“终点”概念的,只有节点。一个阶段的终点,就是下一个阶段的起点。从这个角度上讲,过程永远比结果重要。

AI: 创业的四年时间里,你哪一时刻压力最大?

MDQ: 当然是出发时的压力最大,就像汽车启动时是最耗油的,但你说起步之后就没有压力了吗?创业这条路上,哪有一个时刻是轻松的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只有这样,才能把一家企业的责任坚持下去,把一家企业的业务与增长持续下去。和人一样,一放松,整个身体,就垮了。

打破人生的天花板

AI: 从2013年的布拉格马拉松开始,截至2019年5月,你已经完成全程马拉松100个。其中最难忘记的是哪次?为什么留下的印象最深刻?

MDQ: 完成得最为艰难的一场,是2015年元旦的抚远黑瞎子岛马拉松。实在是太冷了,零下30多度。对抗各种生理和心理压力。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没勇气再跑。

完成得最开心的一场,是2016年3月21日的首尔马拉松。在那场比赛一个多月前,我因为滑雪导致右腿韧带撕裂拉伤,后来做了40天的康复后,悄悄重返赛场拿下的比赛。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那天,张晓英(毛大庆的跑友)说,你一拳打破了人生的天花板。现在回想,要不是因为那一场的坚持,可能也就没有今年五月的百马。

AI: 六年前你由于工作的压力,被确诊患上抑郁症。最难受的时候,你当时是一种什么状态和表现?

MDQ: 2013年,我被诊断得了中度的抑郁症,当时医生给我开了6种药,全部都是一些完全没见过的名字。打开一看这个药的单子上写到的这些副作用,非常恐慌。我那时才43岁,就要跟这些药为伴吗?医生说这药恐怕得一直吃下去了,一直吃到我感觉好的时候,可以停一停,但如果有反复,还要吃得更多。我觉得很难接受,但是为了保证睡眠,只能开始吃其中一种能够让人睡觉的药。

AI: 你是怎么接触到跑步的?

MDQ: 那段时间,生活特别灰暗。但很幸运,当时万科开始推进全民体育运动,要求跑步,我算是被迫走上跑道的。那会儿有几个非常有意思的教练,经常到我家楼下来接我,周末拖着我去跑步。就这样从八百米、一公里、两公里、三公里,在一个多月以后,我竟然很神奇地完成了人生第一个五公里。

我印象特别深,完成五公里的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感觉像过年一样。不敢相信自己都40多岁了,居然能够跑了人生第一个连续的5000米。那天晚上我没吃药,睡得还特别香。之后我就参加5公里、10公里,再到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训练。半年以后,我自己偷偷报名了一个马拉松。当时还怕跑不下来,没敢告诉任何人,包括家里人,而且还不敢在家门口跑,参加了香港的马拉松。

AI: 跑步在你的人生中是什么位置?长跑的时候,一般你都在想什么?

MDQ: 跑步现在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你说吃饭睡觉在人生中是什么位置?大概就是这样了。可以放空自己,想一些平时想不到或想不通的事。

AI: 除了跑步之外,还有哪些是你长期坚持的事?

MDQ: 目前而言,就是创业吧。带领优客工场一路奔跑,是我已经坚持了四年半,而且注定将一直坚持下去的事。

创业者要习惯孤独、享受孤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