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海关破获西部首例航空旅检贩毒案(组图)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安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大学教务处_安徽大学教务管理系统青大教务
阅读模式

四川新闻网记者获悉,今年初成都海关破获的这两起航空旅检渠走私氯胺酮案共缴获毒品氯胺酮5.846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三名,其中两名外籍人员。据悉,这也是中国西部通过航空旅检通道查获走私毒品首案。

   马来西亚飞来的蛋糕

  今年1月7日是一个普通的星期六。同往常一样,成都海关旅检现场关员开始对吉隆坡至成都航班的旅客进行例行通关查验放行。正当乘机旅客基本通关完毕时,最后一名匆匆步入旅检通道的中年男子引起了现场关员的注意。该名男子身着短袖花衬衣,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小旅行包。看样子他似乎只打算在成都做短期停留,所以未带有足够的行李来应付成都的寒冬。值得注意的是,这名外籍男子手里吃力地提着两只装着蛋糕的购物袋。

  看出端倪的现场关员开始向这名马来西亚旅客王贵玉进行询问,王贵玉称这些蛋糕是别人托他带给成都朋友的礼物。“礼物?成都并不缺高品质的蛋糕,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带这么多不起眼的蛋糕当作礼物来馈赠亲友呢?”带着这个疑问,值关员对王贵玉随身所携带购物袋进行了X光机检查。图象显示,蛋糕表层和内部密度差异极大,糕点中间部分呈深绿色。为进一步判断情况,关员随机又单独提取了两盒糕点再次过机。检查显示,蛋糕内藏有异物的特征十分明显。

   千里送来毒蛋糕

  征得王贵玉同意后,现场关员决定对这两包蛋糕进行开包检查。检查关员首先打开了一盒糕点,发现透明塑料盒内装有两块蛋糕,拿捏时感觉蛋糕内藏有硬物。将其打开后,检查人员发现蛋糕内藏有用塑料保鲜膜包装的细小白色晶状物一包。带班科长当即判定这是一起涉嫌毒品走私案,于是立即启动成都海关缉毒工作应急处置机制,将所有物品及当事人带入海关工作室。经过化验证实,这些白色晶状粉末中果然含有氯胺酮,也就是俗称的K粉。

  在对王贵玉的初步询问中,办案民警了解到有一名接货人本应在机场外等候王通关入境。就在犯罪嫌疑人王贵玉被查获后,接货人立即不知了去向。经讯问,王贵玉终于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马来西亚那位请他带蛋糕的人曾给了他一张据说是接头人的照片,并在他随身携带的烟盒上留下了成都接货人的姓名及一个电话号码。此时,已是2006年1月8日的凌晨二时。

   顺藤摸瓜抓下家

  几天后,在查阅筛选了上千份数据资料后,警方终于初步锁定目标:贾智霖,男,云南省宣威市人。紧接着,在昆明海关缉私局干警的协助下,通过连续几昼夜的摸排调查后办案人员终于查知在昆明市莲花宾馆有贾智霖的登记入住信息。随即,办案人员立即南下昆明同昆明缉私局干警一起赶赴莲花宾馆。

  宾馆服务员一眼便从办案人员提供的照片中认出了接货人,并称该人自1月8日入住该宾馆后就一直没有退房。此人经常独自一人行动,每天早出晚归。

  2006年1月17日12时,在昆明市莲花宾馆,成都和昆明两地缉毒人员一举将下家贾智霖拿获。

  经审讯,贾智霖对自己多次前往马来西亚,与当地毒贩策划实施走私毒品氯胺酮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短短十天时间,成都海关首次空港口岸旅检渠道氯胺酮走私案成功告破。

   马来西亚再度飞来毒爽身粉

  1月25日,吉隆坡至成都的国际航班再一次准点到达成都。14时10分,新加坡籍旅客甘国民在接受X光机检查后,匆忙离开查验台的举动引起了现场关员的注意,现场关员决定对其再次查验。当检查到甘国民包内携带的几瓶爽身粉时,甘国民脸上流露出了慌张的神色。“请问这是什么?”“这是我带给朋友小孩的礼物爽身粉。”冬天怎么会用爽身粉呢?这一反常现象加重了现场关员对甘国民的怀疑。现场关员进一步调查,发现此人和刚刚破获的王贵玉案在特征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都是独身中年男子,衣着普通,携带行李少,却不约而同地携带了反常的礼物。此外,两人均购买了几天内的返程机票,在蓉停留时间极短,不同于其他国际旅客……

  通过进一步查验表明,甘国民所携带的爽身粉瓶口处有开启和重封痕迹,并有少量爽身粉泄漏,现场关员将手指探入瓶内后,明显感觉到内有塑料包装的异物。抖落爽身粉后,塑料包装物的一角露了出来。随即,值班科长当即要求在场关员将旅客带进查验室隔离,同时启动缉毒应急处置机制,缉私局干警询问赶来现场。

  缉私局干警赶到后,与现场关员共同完成开瓶和快速测试等工作。警方发现,甘国民携带的瓶内塑料袋中有四袋白色晶状物,经氯胺酮快速检测板测试呈阳性,疑为毒品氯胺酮。后经公安部门鉴定,确定为毒品氯胺酮,共计2.872千克。

  时隔二十天时间,第二起国际航空旅检贩毒案再度被成都海关拿下。

  采访中成都海关副关长缉私局局长倪藻告诉记者,“短短时间内连续发生的两起空中贩毒案给我们发出了这样一个信号:在国内一线海关始终保持着严厉打击毒品走私的高压态势下,一些东南亚毒犯开始采取多头并进的方式将魔爪伸向内陆口岸。这两起贩毒案就说明,他们急于开辟新的毒品走私西南通道。因此,未来的战斗将更趋激烈。”

猜你喜欢